立德智库网·专业服务基层治理现代化

中国医务社会工作的开创者——浦爱德女士的故事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关于医务社工,很多人会问,你们懂疾病么,懂如何治疗么?

我想说:社工肯定不会很懂,即使懂一点也不能给病人治病。但是我们可以为病人在治疗中减少各种障碍,减少各种压力。这也是在为病人的健康服务。

----编者按




本文来自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3/6/13


和女主人公.JPG


浦爱德和宁老太太(《汉族女儿:一个中国劳动妇女的自述》的主人公)


居住.JPG


小羊宜宾胡同3号浦爱德的起居室


小羊宜宾胡同老门牌3号(新门牌5号),是一座标准的三进四合院。这座宅院,一直与文学有缘。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这里曾是《人民文学》编辑部,后来成了中国作协的干部宿舍,秦兆阳、葛洛、黄秋耘、闻山、张天翼等名家先后在这里生活过。1972年,张兆和带着两个孙女搬到二进院东厢房,沈从文每天来这边与夫人吃饭,享受着困顿中的天伦之乐。


民国期间,这座小院里住的是著名国际友人、中国医务社会工作的开创者——浦爱德女士。她的童年在清末的山东农村度过,回美国接受高等教育后,被洛克菲勒基金会选中,成为协和医院的第一位社会工作者(社工),创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医务社会服务部门。除此之外,她还写过几本小说,是老舍《四世同堂》英文版的翻译者。


说到医院社工,人们很容易联想到现在的护工,但两者有着根本的差别。在协和创建的1921年,人们对西医不了解,生活水平又低,一旦患病往往面临身心双重压力。浦爱德和社工们,以帮助患者摆脱疾苦,重返正常生活为己任,对患者进行心理安抚,帮他们理解医嘱和治疗方案,还根据病人的经济状况做出费用减免,衣物食物资助,乃至接济路费、介绍工作、殡葬救济等安排。


和他的宠物.JPG浦爱德与她的宠物


女性眷属.JPG浦爱德与协和同事及他们的女性眷属



社工大多是燕京、辅仁等大学的社会学系毕业生,曾经在浦爱德手下工作过的张中堂回忆过两个工作中的实例:


一个是12岁的杂货铺学徒患病,家里没有钱。社工主动找到掌柜,问能否出钱给孩子治病,对方表示实在没有能力,但保证不会辞退孩子。医院减免了看病费用,打消了孩子怕被辞退的顾虑,治疗后,孩子很快返回了工作岗位。


另一个案例,是对一个腿骨折患者的术后家访。社工发现他家卫生很差,屋里有很多臭虫,就自己动手找来旧报纸,上上下下把屋子裱糊洁净,并为患者制作了简易大小便器具。


协和社会服务部以个案为主,服务体系涉及病人从入院前、治疗中到出院的整个过程。尽管条件艰苦,资源有限,但成效显著,还被老百姓亲切地叫做“帮穷部”和“救命部”。


从1921年到1939年,浦爱德在协和医院工作了18个春秋,除担任社会服务部主任外,她还在燕京大学和协和护校教课。这期间,小羊宜宾胡同3号成了学者、学生、政府官员、商人和旅行者聚会或短期住宿的地方。


日军闯入协和医院后,她不得不离开中国。在纽约,她长期担任中国工业合作社的执行秘书,为在中国建立小型生产者合作社筹集资金。在此期间,浦爱德还帮助旅居美国的老舍,把他的小说《四世同堂》翻译成了英文。


和朋友在自家院子.JPG

浦爱德和朋友们在自家的院子里



调养院.JPG

协和医院调养院,是为了方便外地来京的患者等待就医,以及需要常来复查或出院后需要调养的患者而设立。有男女两个调养院,分别在内务部街和东罗圈胡同。


她自己写的书——《汉族女儿:一个中国劳动妇女的自述》《尹老太太:北京生活回忆录》,以常在小院做客的宁老太太和尹老太太为主角。浦爱德还资助了宁老太太的孙女金凤读书,直到她从协和护校毕业。虽然没有结婚生育,但她收养了两个女儿,一个是中国孤儿浦贵静,另一个是俄国难民塔妮娅。两个养女成为人母后,也让她体尝了做外祖母的快乐。


1959年,浦爱德冲破重重阻碍重访中国。1972年,随着中美两国关系改善,84岁的她再次来到中国,并受到中国人民的热情款待。


不知她这两次来访,是否回到过小羊宜宾胡同原来的家,不过从回忆中不难看出,她对小院的喜爱和眷恋之情。她说:“一个人的家很重要,它是包裹我们的第三层,也是最外层……我在北京的房子,虽说比不上豪宅大院那样宏阔,但在布局上是一样传统,一样建造精良,房屋的各个层次,房子与庭院的比例,以及细节上都一样和谐。”


1985年浦爱德在美国去世,终年96岁,应了中国那句话——仁者寿。差不多是前后脚,大洋彼岸的小院落也被拆除了,但百年前这位奇女子的故事仍流传下去。


底部图片.png.png

文章分类: 社工科普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直达 社工思享家

与实务和理论专家的智慧碰撞


咨询热线
周一至周日
      010-53609376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账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