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智库网·社区治理创新与精准服务的合作伙伴

人的活动如果没有理想的鼓舞,就会变得空虚而渺小——车尔尼雪夫斯基

46
来源:百度

人的活动如果没有理想的鼓舞,就会变得空虚而渺小——车尔尼雪夫斯基


一、含义
这句话的含义是说理想能够提升人生的精神境界,能让人在不断追求的过程中觉得充实和伟大。

二、作者经历
车尔尼雪夫斯基 (1828~1889) ,俄国杰出的革命民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作家,一生为真理而奔走呼号的战斗者。他除了写有著名长篇小说《怎么办?》以外,还着有许多有关社会、自然和文艺理论的论文[1-2]。
1828 年7 月24 日,车尔尼雪夫斯基出生在伏尔加河边美丽的萨拉托夫城车尔尼雪夫斯基。他的父亲是一个平民出身的牧师,很有学问。家里有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室,车尔尼雪夫斯基经常一面吃饭,一面看书。有一天早晨, 妈妈看到孩子好长时间没从厨房里出来,心想这孩子到底吃了些什么?于是,他母亲悄悄地走到厨房门前, 只看到小车尔尼雪夫斯基正在那里为一篇小说中的人物而哭泣流泪。妈妈喊来了他的父亲,又拿了很多他平时喜欢读的书哄他,他才擦擦眼泪继续吃饭[3]。
车尔尼雪夫斯基最喜欢俄国大诗人普希金和莱蒙托夫的诗,喜欢英国作家狄更斯和法国女作家乔治·桑的小说,还读了许多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由于他坚持不懈的努力,10 岁时,就已赶上了15 岁中学生的水平。
他14 岁的时候,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萨拉托夫的教会中学。那里的教师多是一些不学无术的人,除了讲些老掉牙的教材外, 不能给学生提供任何新鲜有用的知识。车尔尼雪夫斯基十分不满。
有一次,老师布置写作文,他不受老师的限制,很快写出了一篇关于读书学习方法的文章。他说:“知识就像一座有无数宝藏的大山,越往深处发掘,越能得到更多的东西。尤其是青少年,更应该在知识的园地里不屈不挠地耕耘。”文章写成之后, 学生们就争相传阅,这像在他的心灵里,点燃了更旺盛的求知之火。
16 岁时,车尔尼雪夫斯基已经通晓7 种外国语,大量阅读了俄国民主主义者别林斯基和赫尔岑的文章。第二年,他中学毕业后,又考入彼得堡大学文史系。
在大学读书的几年中,车尔尼雪夫斯基更加勤奋,读书常常是通宵达旦,被老师和同学戏谑地称为“伏尔加河边的读书迷”,名不虚传,这也就是他最终能成为著名文学家的根本原因。
1846年入圣彼得堡大学文史系。起初受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影响,后转向费尔巴哈唯物主义哲学,热衷人本主义。
1848年结识了对农奴制持否定立场的彼特拉舍夫斯基小组的成员,从此开始阅读法国哲学家和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著作。
1850年大学毕业。次年返回故乡,曾在中学任语文教师。
1853年同本地医生女儿结婚。同年迁居圣彼得堡,并着手写作学位论文《艺术对现实的审美关系》。后来参加涅克拉索夫主持的《现代人》杂志的编辑工作。成为《祖国纪事》和《现代人(Современника)》两家进步杂志的撰稿人。
1854年发表《阿甫杰耶夫中篇小说集》、《论批评中的真诚态度》和评论奥斯特洛夫斯基喜剧《贫非罪》等文章,强调文学作品思想内容和倾向性的重要意义。
1855年通过学位论文答辩,并发表代表作《俄国文学果戈理时期概观》。
1856年涅克拉索夫出国就医[1],并主持《现代人》杂志,使它成了传播革命思想的论坛。这期间他发表了《莱辛,他的时代,他的一生与活动》以及论普希金、A·K·托尔斯泰、谢德林、奥斯特洛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等的文章,同时撰写了许多关于哲学、历史学、经济学方面的著作,如《对反对公社所有制的哲学偏见的批判》、《资本与劳动》、《哲学中的人本主义原理》等。这些著作基本上从普遍人性论出发,但看到了“人是一定阶级的代表”,“哲学家是某一政党的代表”等[2]。
1859年秘密前往英国伦敦,同侨居那里的赫尔岑商讨反对沙皇统治的问题。1861年发表《论战之美》,批驳自由派文人对《哲学中的人本主义原理》一书的攻击。
1862年车尔尼雪夫斯基被沙皇政府逮捕,同年6月《现代人》被勒令停刊8个月。7月7日关入彼得保罗要塞。1864年他被判处服7年苦役并终身流放西伯利亚。在囚禁与流放中他毫不沮丧,写下了许多充满革命激情的优秀作品,如《怎么办?(Что делать)》(1862一1863)《序幕》(1867一1869)。
在彼得保罗要塞的囚禁期间,还创作了长篇小说《小说中的小说》,以及一部未完成的中篇小说《阿尔费利耶夫》和一些短篇小说。它们都未能发表,后来才为人所知。两年拘留后,沙皇政府因找不到任何罪证,只好采取伪证方法,强行判处7年苦役,剥夺一切财产,终身流放西伯利亚。
1864年5月被押至圣彼得堡梅特宁广场示众,处以残酷的假死刑。7月被流放到伊尔库茨克盐场服苦役,8月被转送到卡达亚矿山。两年后,又被押到亚历山大工场。7年苦役期满后,又延长其苦役期,转押到荒无人烟的亚库特和维留伊斯克,继续流放,前后达21年之久。在漫长的流放期间,他继续写了许多小说和文章,其中保存下来的只有长篇小说《序幕》(1867~1869)。它描绘农奴制改革前夜的俄国社会斗争,刻画了革命民主主义者的形象——伏尔庚和列维茨基[3]。
1883年由于健康原因获准回到阿斯特拉罕居住,撰写了《回忆屠格涅夫与杜勃罗留波夫的关系》、《人类知识的特征》等文章。1889年6月被准许返回故乡萨拉托夫。4个月后,因脑溢血离开了人世。

文章分类: 励志格言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直达 社工思享家

与实务和理论专家的智慧碰撞


咨询热线
周一至周日
      010-84950061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